脸书告密者:“我想发起一场青年运动”

在泄露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社交媒体公司的数千份文件后,一个人到底在做什么?对Frances Haugen来说,答案很明显:发起一场青年运动。Facebook因举报人泄露文件而受到严厉批评,尤其是该公司知道其Instagram照片应用有可能损害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消息被披露。

脸书告密者:“我想发起一场青年运动”巴黎:在泄露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社交媒体公司的数千份文件后,一个人到底该做什么?为Frances Haugen,答案很明显:发动一场青年运动。

脸谱网因举报人泄露文件而面临严厉批评,尤其是该公司知道其Instagram照片应用有可能损害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消息。

前facebook工程师豪根认为,年轻人比其他人更有理由向社交媒体公司施压,要求它们做得更好。

“我想发起一场青年运动,”她在一次广泛的采访中告诉法新社,并补充说,在网络上长大的年轻人不应该对他们生活中的社交网络感到如此“无力”。

豪根已经在聚光灯下呆了近两个月,因为她声称Facebook一直将利润置于人们的安全之上,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上周五在巴黎一家豪华酒店进行的采访,在她律师的密切关注下进行。采访是她欧洲之行的最后一站。这次欧洲之行由一个老练的公关团队负责,得到了eBay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的慈善组织的财政支持。

37岁的豪根在伦敦、布鲁塞尔和巴黎的议员们以及里斯本科技会议上的数千名欢呼的人群中发表了讲话。

英国和欧盟目前都在讨论新的科技法规,她说这次旅行是一个“影响这些法规走向”的机会。

她是一位激进的朋友,出生在爱荷华州的豪根在为Facebook工作之前就非常清楚,Facebook的网站有可能让人们陷入危险的“兔子洞”。

一位在2016年变得激进的密友相信,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秘密控制着经济。“那非常痛苦,”她说。

尽管如此,豪根还是在Facebook工作了两年,直到今年5月辞职。她说,她对Facebook一直未能解决有害的副作用感到“非常震惊”,这些副作用包括在缅甸等政治动荡的国家不断升级的仇恨言论。

尽管豪根试图影响欧洲的立法,但她对监管的信心是有限的——等到立法者同意时,技术就已经进步了。

相反,她希望Facebook在法律上被要求实施相关政策,以应对用户发现的潜在危害。

“Facebook以前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它将如何修复伤害。当丑闻发生时,他们总是做同样的事情:他们会说,‘很抱歉,这很难,我们正在努力。’”豪根说。
她认为,如果Facebook被迫公布显示问题规模的数据——例如,每周被分享超过1000次的误导性帖子的数量——该公司可能会感到有压力,不得不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只要有更多的阳光,东西就会变得更干净。”

精明的加密投资:在同样的原则下,豪根坚持认为,Facebook应该被迫解决其建立“元世界”(metaverse)计划的潜在危险互联网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他非常兴奋地将母公司改名为Meta。

豪根想知道,如果人们最终一整天都呆在虚拟现实世界里,在那里他们拥有“更好的发型、更好的衣服、更好的公寓”,这可能会对人们的心理健康产生什么影响?

“我还没有听到Facebook明确表示他们将如何处理这种伤害,”她说。“他们准备在这方面投资1万名工程师。我们现在不应该讨论这个问题吗?”
对于Facebook对当前丑闻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反抗,而不是谦卑,她并不感到惊讶。

“Facebook是由一群一生中从未做过错事的哈佛孩子创立的,”她说,并暗示接受批评不是公司文化的一部分。

他们的哈佛校友欣然承认,她也享有一项特权:她在2015年进行的精明的加密货币投资,现在为她在波多黎各的生活提供了资金。

她说:“在很多方面,我的风险比那些可能没有我那么多储蓄的人要低。”

豪根现在计划明年初去大学参观。

37岁的她强调,她的角色只是启动青年运动,设想这是一场基于校园的运动,学生可以帮助青少年解决他们父母可能不理解的互联网相关问题,比如应用成瘾。

它更广泛的作用将是鼓励年轻人游说公司和立法者,以建立一个“公正、公平的社交媒体”。

她还计划与学术界合作,建立一个“模拟社交网络”——实习工程师可以利用这个模型进行实验,然后再在现实生活的平台上实施改变,在现实生活中,这些改变可能会对现实世界造成伤害。

与此同时,她将密切关注新的技术监管计划。

“我和一些政府监管机构谈过,他们说,这一披露改变了整个辩论的基调,”她说。“我希望这次会有所不同。”


请关注并联系我们脸谱网Linkedin
\"FacebookParis: What exactly does one do after leaking thousands of documents from the world's most powerful social media company? For Frances Haugen<\/a>, the answer is obvious: start a youth movement.

Facebook<\/a> has faced stinging criticism over the whistleblower's document drop, not least the revelations that the company knew its Instagram photo app had the potential to harm teen mental health.

Ex-Facebook engineer Haugen believes young people have more reason than anyone else to pressure social media companies to do better.